北京市人大代表在調研中發現,沒有經過政府管理部門備案審批,沒有合法手續就私自圈地收費的黑停車場在本市還屢屢出現。例如,從今年起望京地區有16條街因為委托管理合同到期取消路側停車收費,而一些人還繼續在這些街道兩側收費。車主打市發改委價格舉報電話12358,回復說發改委只管正規停車場的價格違法行為,無權管理黑停車場;打城管熱線96310,城管部門也答復無權管理。大部分車主投訴無門自認倒霉交費,少數較真的車主拒絕交費,則出現車輛被損壞的情況,甚至發生肢體沖突(《北京日報》6月20日)。

  中國式管理有自己的特點。其中一個特點是這件事能夠收費,眾多部門搶著管。如果自己部門不能收費,能推則推,能不管就不管。這就養成了部門收費占世界第一的壞毛病。稅務局總覺得自己收的稅不夠多,他們不知道老百姓是把稅與費連在一起看待的,只要是政府部門收走的錢,叫“稅”還是“費”有什么根本區別嗎?不都是從老百姓兜里掏錢嗎?

  國人打麻將喜歡帶點“彩頭”,北京話叫帶點“響”。沒有錢可賺的游戲玩起來沒意思。其實,有賺必有賠,有贏必有輸。打麻將就沒有四家合作共贏的,至少總有一家是輸家。政府收了稅,不管是停車場亂收費,還是停車場黑收費,都是政府管理的責任。至于是發改委應該管,還是城管、公安應該管,那是政府部門去分清職責、權限,不能讓納稅人再去操心政府部門權責分工的事情。政府部門似乎缺少一個“總管家”,結果就出現亂收費、黑收費反而無人管理,非要等鬧出事情來才有部門出來過問。

  政府部門能否管理好不收費的路側停車,這是一個考驗。也可以說是檢驗為人民服務的真假試金石。只有收費才能管好,不收費就任由少數壞人損壞他人車輛(私有財產),或是由民間以誰拳頭硬決定勝負,這個社會成了什么樣子?黑社會就是從這里產生的。看過《教父》的人都知道,因為政府不作為,老百姓要找個講理的人,因此拜“教父”當靠山。

  我們非常需要制定出一套除了稅收之外,政府部門不再收費也能把事情辦好的辦法。這也是消除部門腐敗、防止黑社會擴大勢力范圍的重要課題。人大可以通過立法,解決政府部門扯皮的不作為問題。也可以請主管部門負責人接受人大代表質詢,當面說清亂收費歸哪個部門管理、黑收費歸哪個部門管理。我不太相信一個國際大都市連亂收費、黑收費這點事都管不好,那就要問一問稅收都干什么去了。開車人從買車到加油到每年使用,對政府的稅收貢獻是相當大的,這里還不計算他的稅費。難道政府部門連個亂收費、黑收費都不能治理好,還要由開車人自己去對付這些地痞無賴、雞鳴狗盜之徒嗎?未免也太不像個“服務”的樣子。

  有些部門一談要加強管理,首先想著就是收費,這種多年養成的陳規陋習已經不適應現代政府管理的服務宗旨。北京應當帶一個能夠管好收費停車場亂收費、免費停車場黑收費的頭,為全國作個表率

上海譽澄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智能系統事業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:上海金沙江西路1075弄1號寫字樓  
電話: 021-59786133 18621810519(24小時)  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 QQ:529131638 9223677 9603426 滬ICP備10219392號  

滬公網安備 31011402002854號

更多
十二生肖买马开奖结果